• 晋朝桓振皇帝简介

    晋朝桓振

    桓振

    小编今天讲一位晋朝历史皇帝:晋朝桓振,历史上评为桓振,晋朝历史桓振是一位著名的风云人物。

    中文名:桓振,出生地:谯国龙亢,职业:将领

    桓振(?-405年),字道全,东晋末年名将,谯国龙亢(今安徽省怀远县西龙亢镇北)人。征西大将军桓豁之孙,冠军将军桓石虔之子,桓楚武悼帝桓玄从子,有其父风,果锐敢斗,但暴横无行。桓玄败死后作为其继任者继续领导桓楚的余党对抗东晋,终因兵败战死。

  • 晋朝桓振皇帝资料

    中文名:
    桓振
    出生地:
    谯国龙亢
    职业:
    将领
    字:
    道全
    所处时代:
    东晋末年
    职务:
    扬武将军、江夏相
  • 晋朝桓振皇帝专题

  • 桓振凶横而不被重用

    桓玄任荆州刺史时,桓振曾任为扬武将军、淮南太守,后又迁任江夏相。但任内就因为以凶横而被黜免。正因为桓振不修行检,故桓玄后来虽然掌政甚至篡位,重用桓氏子弟时都没有任用桓振。

    桓振替叔父对抗东晋

    元兴三年(404年),刘裕等起兵讨伐桓玄,桓玄兵败西逃,终在入蜀时被杀。当时荆州治所江陵(今湖北江陵)亦为晋军所占,桓振就藏匿于华容浦(今湖北监利县北)。驻军巴陵(今湖南岳阳)的桓玄旧将王稚徽派人向桓振假称桓歆已攻陷建康、冯稚已夺取寻阳,率军西追桓玄的刘毅亦在败退。桓振闻讯大喜,聚众党数十人袭击江陵,而当时刘毅等又确因以为大局已定,大军久久都未到江陵,在桓谦也率众响应下,桓振顺利攻下江陵。

    桓振入城后先杀投晋的荆州别驾王康产及南郡太守王腾之,又到晋安帝所在的南郡府,骑着马,挥着武器直入安帝阶下,得知桓玄之子桓升已死后大怒,更想杀晋安帝,只在桓谦苦求下才放弃此念头,并由桓谦等奉还国玺给安帝。不过桓振将心腹都安置在晋安帝身边,又自任为都督八州诸军事、镇西将军、荆州刺史。又为桓玄举哀,上“武悼皇帝”谥号。

    桓振和东晋朝廷的周旋

    桓振虽然占有江陵,不过桓氏残余势力仅维持在荆州一带,桓振亦感叹:“公(桓玄)当日不任用我,导此这个下场。假若公还在,我当前锋,天下就大定了。现在只占有江陵,哪里是归处呀?”于是纵情酒色,又肆意诛杀,残害不少人。同年刘毅攻灭王稚徽,何无忌等又于马头(今湖北公安县东北)击败桓谦,于是乘势进攻江陵。桓振在灵溪与何无忌作战,大败对方,令晋军退还寻阳(今江西九江市)。

    义熙元年(405年)正月,南阳太守鲁宗之起兵进攻襄阳(今湖北襄阳市),桓振所任命的雍州刺史桓蔚出走江陵。不久刘毅等兵临马头,桓振挟持着晋安帝到江津(今湖北江陵南),派使者要求东晋割让荆、江二州,以换取晋安帝,但为刘毅所拒绝。两日后鲁宗之击败桓振部将温楷,进屯江陵城北十多里外的纪南城。桓振于是留桓谦等守江陵,自率军队进攻鲁宗之。桓振虽然大败鲁宗之,但江陵却遭刘毅攻占,桓振回军时看见江陵城中起火,自知江陵已陷落,部众都溃散,于是唯有逃到涢川。

    桓振桓氏勇将的战死

    同年三月,桓振自郧城(今湖北安陆)进攻江陵,荆州刺史司马休之战败出逃,桓振于是再次攻位江陵,并自称荆州刺史。建威将军刘怀肃因而领兵进攻桓振,并与桓振于沙桥(今湖北江陵西)大战。桓振兵力虽少,但士兵们都奋力作战,桓振勇冠三军,每次交战都怒目进击,没有人敢阻挡他。刘毅亦派了广武将唐兴协助刘怀肃,当时桓振酒醉且受了箭伤,于是唐兴成功收服江陵,而桓振这位桓家勇将也战死于沙场。死于唐兴之手。

  • 桓振荆州反攻

    刘裕京口起兵灭桓玄后就在桓玄离开江陵的第二天,即五月二十五日,留在城内的荆州别驾王康产与南郡太守王腾之找到安帝司马德宗,共同拥戴他重新复位,楚国的新都在桓玄死的前一天已改换成了晋朝的旗号!第二天,桓玄被杀,桓升被押回江陵受刑,毛修之因除桓玄有功,升任骁骑将军。五月二十八日,江陵的晋朝临时政府宣布天下大赦,除桓家人外,所有被“胁迫”参加了桓楚伪政权的各级官员一律赦免。同时将桓玄的人头送给正在西进的刘毅军,刘毅将它验明正身后送往建康,悬挂在朱雀桥上示众。刘裕在京口起兵时信口编造的谎话,三个月后变成了现实。正所谓呼啦啦似大厦倾啊!荆州各地纷纷反正归晋,几个不在赦免之列的桓家人四处逃匿,侍中、卫将军桓谦藏到了沮中一带,桓玄的堂侄,扬武将军桓振则逃到了华容浦(今湖北监利县北,即当年曹操在赤壁败北后,逃亡所经的华容道)。已历三世的荆州桓家势力,似乎已灭亡在即。此时,谁能料到情势又在短期内又会发生的骤变呢?刘毅等人在峥嵘洲取胜后,就认为大局已定,不久又收到桓玄的人头,斗志更加松懈下来。正好,又赶上气候变化,峥嵘洲交战时的东风不吹了,改成刮西风,而且一连刮了好几天,使船只西上比较困难。于是以刘毅为首的西征军诸将干脆止船不走,只停留在当地摆酒庆功,等待顺风。这样,一直到桓玄死后第十天,西征军仍未到达江陵。这时,躲藏在华容浦的桓振接到桓家旧将王稚徽的一封密信,密信中内容是一份彻头彻尾的假情报:桓歆和杨秋的部队已经攻克京口(实际上桓歆与杨秋早让魏咏之与诸葛长民他们摆平了),将军冯稚已经收复寻阳(相对来说,这条最靠谱,楚将冯稚、刘统曾乘刘毅主力西进的机会,袭占寻阳,但随后已被刘裕从母之子刘怀肃击败),刘毅等各路叛军都在溃退(这条不值一驳)!桓振得此消息,大喜。以桓振的智商,倒不见得会看不出这是一份假情报,但他手下马上要散伙的几十号人太需要这样一剂强心针了!桓振立即抓住鸡毛当令箭,鼓动下属们:机不可失,要乘“胜”反攻!带上这几十号人,桓振就敢奔袭江陵,其勇气比刘寄奴也不逊多少啊!他沿途招集楚军散兵,走到江陵城下时,已扩大到二百多人,而桓谦听到此消息,忙集结人手,赶来与桓振会师。同时,从枚回洲死里逃生的卞范之也赶来会合。城外桓家军人虽少,但城内的晋军也是少得可怜,刘毅的迟迟不到,使江陵如同空城。闰五月三日,桓振攻陷江陵,立即将城内主政的王康产、王腾之两大臣处死,然后骑马持矛,直奔安帝司马德宗的行宫。见到白痴皇帝,桓振厉声喝问:“桓升现在在哪儿?”当得知那个可爱的小堂弟已经被斩首时,桓振怒不可扼,大声质问司马德宗:“我们桓家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晋朝?竟遭受如此屠戮!” 这个问题问得挺有趣的,桓家把晋朝天下都篡夺了,还问有什么地方对不起晋朝。不过司马德宗不知道回答,别人也不敢如此回答。安帝的弟弟司马德文辩解说:“杀桓升,怎么可能是我们兄弟的意思呢?”都是王康产他们干得啊!但桓振仍不依不饶,一定要杀掉傻皇帝,幸亏桓谦赶到,竭力劝阻,司马兄弟才逃得一命。在政治上,桓谦毕竟要比桓振高明一些,知道此时的司马德宗是杀不得的。

    闰五月六日,桓振正式宣布桓玄已经“驾崩”,并追谥为“悼武皇帝”(是不是有点眼熟,他的谥号与冉天王相同,只是头衔更高)。七日,桓谦将玉玺还给司马德宗,并率百官朝见,承认晋朝复辟,以打击东军讨逆的口实。然后,晋朝江陵政府任命桓谦为侍中,卫将军,江、豫二州刺史,主持政务;桓振为都督八郡诸军事、荆州刺史,主持军务。面对全新事态,荆州各郡也跟着风向换旗子,数日之间,桓家又出人意料地夺回了荆州的控制权。

    这里,我们简单介绍一下这位新上任的荆州刺史。桓振,字道全,其祖父是桓温之弟桓豁,父亲是桓家有名的猛将桓石虔。桓振颇有父风,同样骁勇过人,其果敢善战为此时桓氏宗族第一人。但他从小就凶狠暴虐,横行霸道,名声很差(大概与石虎类似),因而桓玄很看不起这个侄子,从未给予他重任。后来,桓振曾感慨说:“叔父不肯早点用我,才落得今天的结局。如果叔父尚在,以我为先锋,那么平定天下也不是难事!如今只剩下我一个人(随口就把辈分比他高,官比他大的桓谦华丽地无视掉了,可见其人的傲气),不知将死在何地?”

    桓振作战经过

    麻痹大意的刘毅等西征将领等听说桓氏重夺江陵,已经煮熟的鸭子竟然又飞了,才开始发起新的攻击。刘毅首先攻克巴陵(今湖南岳阳),将散布虚假消息的桓氏旧将王稚徽斩杀。随后,何无忌、刘道规二将在马头(今湖北**西北)打败桓谦,在龙泉(地处江陵之北)打败桓蔚。西征军连战连胜,何无忌不由产生了轻敌之心,决心不等刘毅到达,便直取江陵。只苦了荆州各郡的太守,早知如此,旗子不该换这么快的……桓振不愧桓家最后一员名将,并没被前线的节节失利所吓住,仍在冷静地捕捉战机(这点正是桓玄最欠缺的,他总是一见前线不利就惊慌失措)。他估计到西征军屡胜而骄,而且本就不很多的兵力又暂时分散,知道机会来了。于是桓振出城,在江陵城西的灵溪主动出击何无忌军,同时让老将冯该设伏于附近杨树林中。一经交战,桓振诈败诱敌,何无忌因为屡胜未加防备,贸然追击,中伏大败,被斩首千余人。这样,自刘裕京口起兵以来,桓家的荆州军终于赢得了对北府军第一次像样的胜利。毕竟是在桓家势力树大根深的荆州,桓振取胜后,荆州军声势大振,刘毅与何无忌、刘道规虽然合兵一处,也感到暂时无力继续进攻,便收兵撤回寻阳,同时上书请罪。不久,建康朝廷的处理决定下来了:因刘毅是主帅,故承担主要责任,免除刚刚担任没几天的青州刺史一职,而且没过几天,这个职位就让刘裕给兼任了。这次战败的主要责任人明明是何无忌,可最重的板子却落到刘毅头上,二刘之间隐含的矛盾继续加深。桓振打退刘毅的西征军后,接着又打败了东进的益州军,斩益州将领柳约之,桓家在荆州的统治暂时又稳定下来,但在其它地方,桓家就没这样的好运气了。六月,毛璩攻克汉中,斩梁州刺史桓希(看来就算当初桓玄没有改变主意,真去了汉中,好日子也不会长久),梁州丧失。更糟的是,建康方面当然不可能对桓家重据荆州无动于衷,更何况此时晋朝的两个政府中,建康政府已明显强于江陵政府,只要略假时日,刘裕所能动员的军队很快就会在实力上压倒桓家军。“好心”的刘寄奴没让桓振等太久。几个月后,建康新政府对桓家的第二次讨伐开始了。鉴于桓振的确有两把刷子,并不太好对付,刘裕采用了类似于当年高祖破项羽的战略,兵分两路。主攻的方向仍以刘毅为主帅,在得到刘敬宣的增援后,沿长江西上,连克鲁山城(今湖北武汉市汉阳区)、偃月垒(今湖北武汉市武昌区西南)、巴陵,打败桓家老将冯该;助攻方向由南阳太守鲁宗之指挥,南下进攻襄阳,还没怎么打,桓家的雍州刺史桓蔚便仓皇弃城逃回江陵。如此,刘毅与鲁宗之两军,南北呼应,夹击荆州。桓振在江陵一琢磨,两相比较,当然是刘毅的威胁更大。于是他于元兴四年(公元405年)正月七日从江陵出发,挟持着安帝司马德宗,出江津(今湖北沙市东南),进攻刘毅。刘毅一见桓振出来了,便命全军扼守马头(今湖北**西北),坚壁以待,就是不与他交战。这个战略的妙处就在此:反正现在桓家就桓振一个人能打,但你总不会分身法,要对付南边就顾不了北边,反之同样。所以,桓振,你认栽吧,就不和你打,玩死你!果然,北面的鲁宗之乘桓振南出的机会,大败桓家军将领温楷,推近到纪南(地处江陵西北,即古楚国的都城郢),而桓振面对刘毅,却求战不得。无奈之下,桓振派人去见刘毅,提出和谈条件:桓家可以把皇帝送回建康,但要求停战,同时让桓家保有荆、江二州的地盘。怎么,想求和?我们可很愿意打下去。刘毅二话没说,一口回绝。桓振气得跳脚,可又拿刘毅没有办法,而鲁宗之在桓家后院放得火已到非救不可的时候了。桓振只好收兵,然后命桓谦、冯该防守江陵,自率大军北上进攻鲁宗之。刘毅等得就是这个机会,桓振一走远,刘毅立即挥军出击,大败冯该于豫章口(江陵东南),守城的桓谦已经吓破了胆,慌忙和桓蔚、桓怡等桓家兄弟,以及何澹之、温楷等败将一起弃城出逃,桓家大本营江陵被攻克。皇帝司马德宗和琅琊王司马德文兄弟,也总算摆脱了桓家的控制,被西征军解救出来(只是司马德文等人可能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出狼窝的代价,是进虎口)。再说桓振到底厉害,他挥军北击,大败猝不及防的鲁宗之。但他知道强敌在后,不敢穷追,得胜后连忙收兵回江陵,谁知还是晚了一步。到达江陵城北不远处时,桓振的士兵看到城头火光冲天,知道江陵已经沦陷,各自的妻儿老小多在城中,刹时斗志尽泄。而且这次江陵失守与上一回不同,上次江陵城几乎就没什么守兵,而此时城中都是很难对付的北府兵了!桓振军军心开始瓦解,先是出现一两个逃兵,溃逃马上像急性传染病,越来越多,迅速扩散到全军,桓振纵然声嘶力竭地喝斥,但也无法制止,桓家军终于抛下兵器旗帜,一哄而散!

    桓振英雄末路

    这次战败之后,桓家军主力尽失,残存的几个主要人物此后天南地北,生死茫茫:桓玄的老臣卞范之,在江陵被攻陷时,不知是因为出逃不及时,还是他对现实感到绝望,已经不愿意再逃,被克城的刘毅军俘虏,立即被斩首;老将冯该,在石城(今湖北钟祥)被刘怀肃逮捕,就地处决;曾是前秦太子的苻宏,带着少数残兵在各地流蹿,五个月后被刘毅、刘道规等消灭;不服输的桓振,在湖北打了两个月的游击,竟然乘着晋军防备松懈的机会,奇袭南郡,赶走新上任的荆州刺史司马休之,再次夺回江陵!但他手下已经没几个兵了,很快,刘怀肃和刘毅的军队先后杀到,与桓振战于江陵之北的沙桥。注定了必败的沙桥战场上,桓家这员最后的猛将与部下痛饮绝命酒后,拼死一战。桓振瞪着眼睛,奋力突击,几乎无人能挡!然而大势已去,他身边的人很快死光,桓振毕竟没有刘裕的运气,他在身中数箭之后,被刘毅的部将唐兴斩杀。桓振曾叹息自己不知身死何处,现在,知道答案了……此后,未逃走的桓家族人基本上被杀光,只有桓胤一人因是桓冲的长孙,朝廷特别加恩赦免。不过好景不长,两年后,桓胤被卷入子虚乌有的谋反案,被杀;只有从江陵出逃的桓谦等人,几经辗转,后投奔后秦,被好客的后秦主姚兴收留,得到暂时的安全。谯国桓氏,这个曾在东晋影响力极大的名门,从此基本上退出了历史舞台。

  • 中国历史上必读的君主(皇帝)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 装修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