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晋朝陶渊明著名人物介绍

    晋朝陶渊明葛巾漉酒

    中文名:陶渊明,别名:陶元亮,陶潜,国籍:东晋 隐逸诗人之宗

    陶渊明(352或365年—427年),字元亮,又名潜,私谥“靖节”,世称靖节先生。浔阳柴桑人。东晋末至南朝宋初期伟大的诗人、辞赋家。曾任江州祭酒、建威参军、镇军参军、彭泽县令等职,最末一次出仕为彭泽县令,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从此归隐田园。他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被称为“古今隐逸诗人之宗”,有《陶渊明集》。

    以下是小编为您讲解晋朝陶渊明葛巾漉酒,了解晋朝陶渊明葛巾漉酒相关的人物故事、事迹,有利于我们更好的了解晋朝历史人物,以及晋朝历史的发展动态,培根曾说过: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之学使人善辩,佛法使人了解生命的真谛。

    历史,简称史,一般指人类社会历史,它是记载和解释一系列人类活动进程的历史事件的一门学科,多数时候也是对当下时代的映射。如果仅仅只是总结和映射,那么,历史作为一个存在,就会慢慢的消失成为过去。历史是文化的传承,积累和扩展,是人类文明的轨迹。历史仅仅是历史,具体真实性,就算是历史学家也未必能说的真明了,因为,本站的内容来自网络,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的观点;

  • 晋朝陶渊明著名人物专题

  • 晋朝陶渊明葛巾漉酒

    陶渊明正在酿酒。郡将前来探望。适值酒熟,陶渊明顺手取下头上葛巾漉酒,漉完之后,仍将葛巾罩在头上,然后接待他。

  • 推荐阅读

    【备注:对历史的爱好者而言,很多历史事件、历史故事、历史文化等历史知识方面的积累,需要平时日积月累,多闻、多思;敬请顺便多了解以下“推荐的历史常识”,也有利于增长自已的智慧;】

  • 金环三结

    籍贯:益州建宁(今云南)

    效力势力:南蛮

    相关人物:孟获、赵云、诸葛亮

    简介:南蛮五溪洞人,为南蛮王孟获麾下之第一洞元帅。金环三结与同僚董荼那、阿会喃一起守备五溪洞的蛮寨,去抵抗来南征的蜀军。由于蜀将魏延、赵云给诸葛亮的激将法挑拨去偷袭蛮寨,金环三结因而受到突如其来的攻击。出战时正逢赵云,混乱中仅一个回合就遭对方刺死,首级被枭。

    备注:金环三结不见于正史,为《三国演义》虚构人物

    详细点击:【三国:金环三结】

  • 司马孚父亲

    司马防

    司马孚兄弟

    司马朗、司马懿、司马馗、司马恂、司马进、司马通、司马敏

    司马孚儿子

    司马邕,长子,被立为世子,步兵校尉、侍中。

    司马望,次子,过继司马朗为后。魏司徒,晋时封义阳王。

    司马辅,三子,魏野王太守。晋时封渤海王,后徙太原王。

    司马翼,四子,魏官至武贲中郎将。司马承继嗣。

    司马晃,五子,魏西安男,晋下邳王,官至司空。

    司马瑰,六子,魏固始子,晋太原王。司马颙继嗣。

    司马珪,七子,魏浈阳子,晋高阳王,官至尚书右仆射。司马缉嗣。

    司马衡,八子,魏汝阳子,晋常山王。

    司马景,九子,魏安乐亭侯,晋沛王。司马韬嗣。

    司马孚孙子

    司马崇,司马邕子。司马邕死后,司马崇被立为世孙。比司马孚早死。

    司马隆,司马崇弟。司马孚死后被指定继嗣司马孚。

    司马敦,司马隆母弟。司马衡死后,司马敦继嗣。司马隆死后,司马敦又继嗣。

    司马承,司马邕子。司马翼无子,死后,司马承继嗣。

    司马弘(死于293年),司马辅子。司马辅死后,司马承继嗣。

    司马韡,司马辅第三子,过继给司马晃为后嗣(因司马晃的儿子司马裒早死而司马绰有病)。

    司马缉(死于278年),司马辅子,继嗣司马珪。

    司马裒,司马晃长子,比司马晃早死。

    司马绰,司马晃次子。

    司马颙,司马瑰子,继嗣司马瑰。八王之乱中其中一王。

    司马韬,司马景子。司马景死后,司马韬继嗣。

    司马孚后代

    司马玷,一作祐,司马承子。出嗣安平王司马敦。

    司马铄,司马弘子。司马弘死后,司马铄继嗣。

    司马韶,司马韡子,司马韡死后,司马韶继嗣。

    司马讼,司马颙子。继嗣司马缉。

    司马融,司马植子。司马颙与三位儿子被杀后无嗣,晋怀帝下诏以司马植子司马融为司马颙嗣。

    司马钦,建兴中,晋元帝又以司马释子司马钦为司马融嗣。司马释是司马植的一位儿子。

    北宋政治家司马光是司马孚的后代。

    详细点击:【三国:司马孚(三国曹魏及西晋时重臣)】

  • 《宋江三十六人赞》玉麒麟卢俊义:白玉麒麟,见之可爱。风尘太行,皮毛终坏。(此形象并不等同于《水浒传》中形象)

    王望如批《水浒:指责卢俊义“不该有福不享,无端好使枪棒,名震京师,结果被逼上梁山做了强盗。”

    金圣叹《读第五才子书法》:卢俊义、柴进只是上中人物。卢俊义传,也算极力将英雄员外写出来了,然终不免带些呆气。譬如画骆驼,虽是庞然大物,却到底看来觉道不俊。柴进无他长,只有好客一节。

    详细点击:【宋朝:卢俊义(棍棒天下无双的水浒英雄)】

  • 晋哀公四年(前453年),智伯被韩、赵、魏三家攻灭,赵襄子把智伯的头盖骨涂漆后做成了酒杯。豫让万分悲愤,立誓要为智伯报仇,刺杀赵襄子。他先是改换姓名,混入罪犯之中,怀揣匕首到赵襄子宫中做杂活,因行迹暴露而被逮捕。审问时他直言:“欲为智伯报仇。”赵襄子觉得他忠勇可嘉,将他释放。豫让获释后仍不甘心,他将漆涂在身上,使皮肤肿烂,剃掉胡子眉毛,同时吞吃炭块,使嗓子变哑,使人认不出他的本来面目。

    豫让摸准了赵襄子要出来的时间和路线。在赵襄子要外出的一天,提前埋伏于一座桥(即豫让桥,据传有两处,其一在河北邢台市邢台县内;其二在晋祠北一里处.因邻赤桥村,村以桥得名,豫让桥又被称为赤桥)下。赵襄子过桥的时候,马突然受惊,猜到是有人行刺,很可能又是豫让。手下人去打探,果然不差。赵襄子责问豫让:“您不是曾经侍奉过范氏、中行氏吗?智伯把他们都消灭了,而您不替他们报仇,反而托身为智伯的家臣。智伯已经死了,您为什么单单如此急切地为他报仇呢?”豫让说:“臣事范、中行氏,范、中行氏众人遇我,我故众人报之。至于智伯,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意思是:我侍奉范氏、中行氏,他们都把我当作一般人看待,所以我像一般人那样报答他们。至于智伯,他把我当作国士看待,所以我就像国士那样报答他。)”赵襄子很受感动,但又觉得不能再把豫让放掉,就下令让兵士把他围住。 

    详细点击:【春秋战国:豫让】

  • 讨伐叛军

    天宝十四年(755年),安史之乱爆发,郭子仪被封为卫尉卿、灵武郡太守、朔方节度使,率部东讨安禄山。不久,郭子仪收复静边军(今山西右玉县),斩杀叛将周万顷,又在河曲击败叛将高秀岩,收复云中(今山西大同)、马邑(今山西朔县),开通东陉关(在今山西代县东南),因功加封御史大夫。756年(至德元载),叛军攻破常山郡(今河北正定),占领河北全境。不久,李光弼收复常山,而郭子仪也兵出井陉关,与李光弼一同击破史思明,平定藁城。此后,郭子仪南攻赵郡(今河北赵县),斩杀叛军任命的太守郭献璆,回军常山。

    郭子仪返回常山时,史思明又集结兵马尾随其后。郭子仪命骁骑轮番挑战,乘叛军疲惫之机,在沙河将其击败。安禄山听说河北战事失利,派遣精兵增援。郭子仪先击破史思明部,又在嘉山击破叛军援军,史思明逃回博陵(今河北定州市)。在郭子仪兵威之下,河北各郡县都斩杀叛军守将,迎接朝廷军队。郭子仪正欲北征范阳,便接到“哥舒翰败,天子入蜀,太子即位灵武”的消息,于是与李光弼率军奔赴行在。

    郭子仪赶到后,被唐肃宗任命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朔方节度使。不久,唐肃宗发兵南征,宰相房琯在陈涛战败。此时,唐军队损失大半,只能倚靠朔方军为根基。后来,叛将阿史那从礼率五千骑兵,引诱河曲九府等进攻行在。郭子仪与回纥首领葛逻支联兵进击,俘虏数万,终于平定河曲。

    克复两京

    至德二年(757年),郭子仪率兵进攻潼关,叛将崔乾祐退保蒲津(今山西蒲州)。郭子仪进攻蒲州,因原永乐县尉赵复等四人在城中做内应,结果叛军大败,崔乾祐逃奔安邑。此后,郭子仪又击败叛将安守忠,收复永丰仓,打通了潼关到陕州的道路。

    不久,安禄山被儿子安庆绪弑杀。肃宗封郭子仪为司空、关内河东副元帅,命其班师回凤翔(今陕西凤翔)。郭子仪率部西进,在清渠(今西安以西)与叛将安守忠交战失利,退守武功(今陕西武功西北),并自请处分,被降职为尚书左仆射。

    此后,郭子仪作为中军副将随广平王李俶前去收复长安,驻兵于香积寺(今长安县西南)北。两军激战之时,回纥兵从叛军背后出击,前后夹攻,叛军全线溃败,叛将张通儒弃城逃往陕州。唐军一战收复长安。李俶修整三日后,继续东征。

    安庆绪命严庄调兵马十万前往陕州,援助张通儒,并在新店(今河南三门峡市西南)摆好阵势。郭子仪率军进攻,虽初战不利,最后仍在回纥军背后袭击之下

    ,大败叛军。严庄等逃回洛阳,又与安庆绪逃往相州(治今河南安阳),郭子仪得以收复东都洛阳。

    此时,河东、河西、河南的失地大部均已收复,郭子仪因功加司徒,封代国公。不久,郭子仪入朝,肃宗命人在灞上迎接,并慰劳他道:“国家再造,是你的功劳。”此后,郭子仪又返回洛阳,经营北讨安庆绪之事。

    兵败相州

    乾元元年(758年),郭子仪在黄河边击败叛军,擒获叛将安守忠,献俘京师。肃宗命百官到长乐驿迎接,并亲自在望春楼等待,进封其为中书令。不久,肃宗诏命九位节度使合力讨伐安庆绪,因郭子仪、李光弼皆为元勋,难相统属,只用宦官鱼朝恩为观军容宣慰使,却不设立元帅。

    郭子仪率兵从杏园渡过黄河,围困卫州(今河南汲县)。安庆绪将兵马分为三军,前往救援。郭子仪先使射手三千人埋伏于营垣之内,并嘱咐道:“等我军退却,叛军必定乘机攻营垒,你们就呐喊射箭。””两军交战不久,郭子仪假装兵败,退至垒下,伏兵立刻登上垒垣,乱箭齐发,叛军只得退走。郭子仪回军追击,安庆绪大败而逃,其弟安庆和被俘。郭子仪攻克卫州后,又在愁思冈击败叛军,进而围困相州。安庆绪被围在城内数月,无法突围,只得派人向史思明求救。

    史思明从魏州来援,李光弼等率领前军在邺县南与叛军交战,而后军的郭子仪尚未布好阵势。正交战中,狂风大作,天昏地暗,大树连根拔起,对面不见人,两军尽皆溃败。唐军因无统一号令,众节度各自逃归驻地,郭子仪也退保河阳(今河南孟县南)。不久,肃宗任命郭子仪为东都留守,东畿、山南东道、河南等道行营元帅。

    观军容鱼朝恩一直妒忌郭子仪,趁机把相州之败的责任推到郭子仪身上,并在肃宗面前进谗言。不久,肃宗将郭子仪召还京师,任命赵王李系为天下兵马元帅,李光弼为副帅,并代领朔

    方节度使。郭子仪的兵权虽被剥夺,但仍以大局为重,忠心于朝廷。

    再掌兵权

    史思明再次攻陷洛阳,西戎也趁机入侵。肃宗任命郭子仪为邠宁、鄜坊两道节度使,但仍将其留在京师。后在百官的要求下,肃宗方命郭子仪出镇。

    上元元年(760年),肃宗任命郭子仪为诸道兵马都统,命其率英武、威远等军攻打范阳,最终被鱼朝恩破坏。762年(宝应元年),河中观察使李国贞、河东节度使邓景山相继被杀。朝廷害怕这两支军队与叛军联合,于是派郭子仪任朔方、河中、北庭、潞仪泽沁等州节度行营,兼兴平、定国副元帅,进封汾阳郡王,驻守绛州。

    当时,肃宗病重,不见百官。郭子仪请求道:“老臣接受任命,将要死在外地,不见到陛下,死也不能瞑目。”肃宗命人将其请入卧室,道:“河东的事情全都拜托你了。”并赐他御马等物。郭子仪到达治地后,诛杀为首作乱的王元振等几十人,新任河东节度使辛云京也处死作乱者,各地将领尽皆恐惧。

    详细点击:【唐朝:郭子仪(盛唐传奇大将)】

  • 理想主义精神的体现

    王蒙的作品一直贯穿着理想主义的主题,理想主义精神特色在王蒙的作品里体现

    改编电影得最为鲜明突出,他在创作中对理想的反思和执着也在同代人中最具典型。曾经是“少年布尔什维克”的王蒙,在屡经劫难之后,依然没有抛弃早年的理想主义精神,平反复出的遭际反而让他更加坚定对历史理想主义的认同,王蒙相信,不管实现理想的道路有多么曲折,但前途总是光明的。也正因为这样,王蒙在对他心中的理想主义精神讴歌的同时,也冷峻的指出了实现理想的艰难性与反复性。正如王蒙在小说《蝴蝶》中的主人公张思远,他一直渴望实现自己的理想生活,却不得不在文革的夹缝中小心翼翼的处理着各种问题,从省委高官到被打倒的反革命,再下放到农村改造,看上去张思远似乎离他的理想越来越远,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那样的努力却依然触碰不到他的理想,但是最后,文革结束,他不仅平了反,还升了职,重新得到了党和人民的信任与尊敬,张思远远在天边的理想又再次回到指尖。小说中的张思远多少有些王蒙自己的影子,也影射了王蒙在实现理想主义精神的时候所经历的曲折与反复。

    王蒙在讴歌理想主义精神的同时也对一切不符合理想状态的现象进行批判与揭露,但也从中流露出隐约的谅解与同情。这种“中庸”的态度早在他青年时代的作品中就有所表现,例如,《组织部新来的青年人》里林震与刘世吾的关系,文革以后长期的灾难性生活阅历又坚固了他的这种“中庸”的人生观,所以他的作品既不偏激也不放弃自身的责任,处处显出圆融贯通。

    这样的思想倾向在《布礼》、《蝴蝶》和《海的梦》中都有体现。在《布礼》中,小说主人公钟亦成身上就明显表现出那种对理想对信仰的执着和对青春激情的赞美。在王蒙笔下经历了坎坷困苦的逆境赤子,怀有的不是对政治信念的幻灭、悲观,而是对政治信念的更加执着与坚定。同样,《蝴蝶》的主人公张思远在文革时的惨痛遭遇也并未让他对党和政治失去信仰,平反后他更加坚定自己的政治追求,张思远是悲剧的制造者,也是悲剧的承受者,王蒙在文中虽然批判了像张思远这样的为官者盲从,批判了文革对知识分子的残害和对社会的摧残,但是也不自觉地流露出对社会现实不可改变的谅解和对受害知识青年的同情。尖酸刻薄的后面有作者的温情,冷嘲热讽的后面有作者的谅解,痛心疾首后面仍然有作者满怀热忱的期待。 在《海的梦》的最后,当缪可言在夜晚的海滩上看到一对年轻恋人的身影时,当他把个体的生命融入历史整体中去思考时,才又在理性主义的逻辑里找到答案和精神归宿,劫难过后,最终还是又回到王蒙构建的理想主义精神中来。

    对民族历史和未来的冷静思考

    王蒙在80年代的小说创作中不仅有对理想主义精神的追求,还有对民族历史和未来的冷静思考,面对文革带来的劫难的反思,王蒙将个人的苦难与民族的苦难联系起来,从而使个人的苦难具备了超越个人的普遍的启蒙意义。恶梦醒来之后,王蒙自然而然地把历史——昨天和今天连接了起来,即便是在伊犁的流放生活(《在伊犁》),他也以自己特有的宽容与幽默方式寻找到了平衡点,以文学方式来“反思性”地叙述“文革”,其实在“文革”还未被宣布结束时就已开始。文革结束后,文学界掀起了一股“反思文学”的思潮,王蒙作为对民族历史和未来的反思者必然成为“反思文学”创作的主力军。

    小说《海的梦》弥漫着浓郁的反思和感伤情调,王蒙在给小说主人公取名时,似乎颇费心思,在缪可言身上,包含了作者对生命一去不复返的无奈感叹,历史谬误对生命的摧折就个体来说毕竟无法挽回的。小说通过缪可言一段情绪活动的描述,浓缩了一代人的惨痛经历和沧桑体验,同时,又是对他们这代人的理想主义及其实践过程的反思。通过《海的梦》,王蒙自然而然的把个人的坎坷遭遇和国家民族的历史灾难联系在一起,也可以说,作者在自身的遭遇中看到了历史的曲折进程和未来发展,在理性主义和理想主义的前提下,个人生命价值在这一结合中显示了超越性的意义。这也正体现了王蒙这一代人反思历史的特有方式,不是从个人的立场,而是以民众的代言人乃至于民族良知的身份发言,个人的所有情感体验和精神矛盾最终都在汇入群体和历史的过程中才能得以解决,才会获得意义。

    王蒙在对民族历史的反思中,也包含了对历史谬误的宽容大度,其实这种宽容是人类精神世界对社会和人自身的缺欠、过失、罪过的妥协、谅解,是对不合理现状的“合理性”承认。对王蒙来说是“故国八千里,风云三十年,该哭的哭够了,该恨的恨过了,我懂得了存在就是合理的,懂得了要讲废厄泼赖、讲宽容”。也正因为这样,《布礼》中的钟亦成诚在平反后陈辞:“二十年的时光没有白费,二十年的学费没有白交,当我们再次向党的战士致以布尔什维克的敬礼时,我们已不是孩子了,我们深沉得多,老练得多了。我们懂得忧患、艰难,更懂得战胜忧患艰难的喜悦。”这也正是王蒙独特的反思方式,既批判揭露历史的谬误,也对谬误给予宽容大度的谅解。

    “意识流“写作启蒙者的悲剧命运

    王蒙80年代的小说创作还有一个特色,那便是“意识流”写作启蒙者的悲剧命运。文革结束后,一部分作家开始反思文革给社会和文学者带来的灾难,在这一时期,王蒙塑造了不少文革受害知识青年启蒙者形象,借助这些受害知识青年启蒙者在文革时期的悲剧命运,透析历史悲剧原因。如《蝴蝶》里的张思远、《春之声》里的岳之峰、《布礼》中的钟亦成、《海的梦》中的缪可言等等,其实在同代人中,写知识青年悲剧命运的作家很多,但用“意识流”写作的却屈指可数,王蒙所用的“意识流”与普通的意识流又有所区别,有学者称之为“革命的意识流”或是“理想主义的意识流”,这也是王蒙在新时期小说创新的探索。

    在王蒙最富代表性的几部意识流小说中,作为“思考者”的“情绪主人公”本人都是满怀革命理想、有着严肃使命感的人。《布礼》中的钟亦成、《蝴蝶》中的张思远是解放前的老革命、共产党员、国家干部,《春之声》中的岳之峰、《海的梦》中的缪可言是忧国忧民的知识分子,这些“思绪主人公”都或多或少带着作者自己的影子。由于意识流“主观化”、“情绪化”的东西占主导,作品并不重视情节的编排,他更关心的,是对于心理、情绪、意识,印象的分析和联想式的叙述。这形成了一种流动不居的叙述方式:语词上的变化和多样组合,不断展开的句式,对于夸张、机智、幽默才能的充分展示,等等。当然,当叙述者有时过分迷醉于在叙述中体现的智力优越感时,也会走到缺乏控制的“滥情”。

    详细点击:【近代:王蒙】

 
Copyright jiaolish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6080363号-2 手机版 装修设计